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专题 >> 媒体看刘基 >> 正文

《智者刘基》之四 家庭出身:“世为右族”

    编辑:吕完美     来源:文成网       加入时间:2014/01/05 22:05:56     浏览:

  •        有人认为,刘基小时候家境贫寒,吃的是番薯干、住的是茅草房。刘基乡人也一直是这么流传着的。情况果真是这样的吗?我们先摘录刘基写的一首诗,听听他自己是怎么说的。 
      那时刘基避同乡黄坦吴成七的农民起义逃难到了绍兴,好友富好礼请刘基为他所藏的《村乐图》题诗。刘基就借题发挥,作了《题富好礼所畜<村乐图>》,回忆起了他当年的武阳生活。这题图诗的第一句说:“我昔住在南山头,连山下带清溪幽。”前面已说过,“南山”,就是指南田山,“南山头”是说南田山的西向那一头,即他的故居武阳村。 
      那武阳村的经济条件怎么样呢?刘基写道:“山巅出泉宜种稻,绕屋尽是良田畴”,“西风八月淋潦尽,稻穗栉比无蝗蟊。”良田成片,稻谷丰登,他们吃的是香喷喷的白米饭呢;“黄鸡长大白鸭重,瓦瓮琥珀香新篘(chōu)。芋魁如拳栗壳赤,献罢地主还相酬。”黄鸡白鸭,芋头赤栗,他们的副食是如此的丰富呢,更何况,还有色如琥珀的美酒千里飘香……我们哪里见有番薯干的影儿? 
      其实,番薯是泊来品。我国古代有时称外国为“外番”的,因为番薯是从国外传入的,就称它为“番薯”了。番薯原产美洲中部,十五世纪末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把这种产品带到了欧洲、亚洲各国。大约在明朝嘉靖、万历之间,番薯才开始从菲律宾一带传入我国东南沿海的福建等地。文成大山中的番薯便是从福建传入的,时间应该在明朝的末年、清朝的初年,甚至更晚一些。刘基幼年生当元朝末年,南田山种植番薯已是在他三百多年以后的事了,哪来的番薯干哟? 
      那他们住的又是怎样的房子呢?刘基的那题图诗接着又有这么几句:“宁知(哪知)宴安含鸠毒,耒耜(lěisì,农具)一变成戈矛。高门大宅化灰烬,蓬蒿瓦砾塞道周(路边)。”这又哪里是茅草房哟?是好气派的“高门大宅”哟!可惜后来被吴成七起义军烧掉了,只剩下了路边蓬蒿里的堆堆瓦砾! 
      有人可能会提出疑问了:《明史·刘基传》不是说刘基六十一岁退休后,在南田山中是“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青田县官求见也遭拒绝,这县官就乔装打扮成山民来求见,刘基这时正在洗脚,就叫侄儿领进“茆舍”的吗?“茆舍”不就是“茅舍”吗?不就是茅草房吗?没错啊。但此一时,彼一时也。这时刘基住“茆舍”是有特殊原因的,要么是天下初定,还来不及建造,(前面已说过,让吴成七给烧了)要么是为了避祸,故作姿态。一个封爵归来的正二品高官,是决不会盖不起普通民房而去住茅草房的。我想,不少人认为刘基长期住的是茅草房,是对《明史》的那句话误读的结果。 
      要了解南田刘氏家族的社会地位,还必须去翻一翻刘氏的家族史。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我就不说刘基先人刘延庆、刘光世这些宋朝名将了,就从刘基的五世祖说起吧。五世祖刘集,就是那南宋名将刘光世的孙子,是南田刘姓的开基之祖,是从丽水的竹州搬到南田武阳来的;曾祖刘濠,在宋朝任翰林掌书,我们虽还弄不清“掌书”是什么官,但毕竟是在翰林院里供职的文官吧?作为外姓人,到了第二代就能混到如此,已很不简单。祖父刘庭槐在宋为太学上舍生,太学生分为上舍、内舍、外舍三等,他是第一等的太学生。父亲刘爚,在元时任遂昌县的教谕,这教谕相当于今天县教育局的局长。正因为刘家三世业儒,就被列入了“儒户”。 “儒户”,就是知识分子家庭。用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周群的话说,刘家是“远祖崇武,近世修文”了。 
      所以,朱元璋在《(刘基)父永嘉郡公诰》中就说刘家是“世为右族”,“右族”就是豪族大姓的意思。 
      一个人的家庭出身对他今后的发展道路和思想形成是往往起着关键作用的。讲清南田刘氏家族的社会地位,能让我们探求到刘基之所以成为刘基的某些深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