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故里 >> 地区旅游 >> 正文

红枫古道,久远的风景

    编辑:丁涌泉     来源:李武       加入时间:2009/03/28 11:41:01     浏览:

  •   江南暮秋初冬,片片红叶飞舞,灿烂如花,火红似霞。“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赏枫季节,您可知道温州地区何处红叶最醉人?文成的红枫古道。

      泰顺溪涧多,水面架设廊桥,今成廊桥之乡美名;文成山岭长,道上栽种红枫,故有红枫古道之胜。到了深秋,万物萧索之际,文成的山岭上却因有红枫的点缀而显得生机勃勃。出县城而望,便会发现自己已置身于某种迷人的景色里了,在一片秋日荒凉的山坡上,一株株红枫那么醒目地挺立着,高大的如迎风招展的彩旗,矮小的如俏丽娟秀的山花,似一团团火焰在蓝天白云间跳荡。各种颜色的枫叶交织如锦,沿山道蜿蜒盘旋至山顶,宛如一条条火焰流金的蛟龙在山中盘绕,蔚为壮观。

      文成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开门见山。俗语云:“九都九条岭,条条通天顶。”古时山里连接外面世界的,便是山民在大山上开辟的一条条山道,山民们翻山越岭地过来,有时候要歇歇脚,于是有人提议沿着山道种下一株株枫树,以抵挡日晒雨淋。山连着山,有时候或许记不清走哪一条山道了,只要看一看那一排排醒目的红枫,就能找到回家的路……山民日日从红枫岭上经过,为生计而奔波,或许是无暇仔细欣赏眼前的景致;或许是天天见,年年见,已成熟视无睹。红枫岭如此优美的深秋绝唱,却不见闻达于社会。红枫依旧寂寞地立在秋冬的山风中,听着山民丈量山道的脚步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树影婆娑,孤芳自赏。

      直到1998年秋天,全国风景专家、北京大学谢凝高教授来文成一游,惊诧于山间保存完好的红枫岭,连呼“红枫古道,江南罕见;存之不易,堪称佳景……”一言惊醒梦中人,“红枫古道”的名称就此叫开了,成为文成最具特色的景色之一。文成红枫岭之多,遍布全县各地。据老人们统计,现在保存完好的红枫岭全县还有60余条。

      早年间,大会岭被人踏出一条羊肠小路,是去景宁、云和、龙泉的必经之路。

      岭峻路狭,时常发生行人失足死于非命的事故。那时官府腐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根本不会出钱造路;附近老百姓,家家穷得都揭不开锅盖,有力也没有钱修建山道!直到清代乾隆年间,半岭上有个打石老司,人善心好,他不忍看行人遭到这灾祸,决心修路以造福子孙后代。他召拢乡里百姓,动员膝下的儿孙去筹集修路的钱粮。

      老人死了,儿孙们没有忘记他的话,继续开山筑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到了第四代子孙。一天夜里,他的曾孙忽然梦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拄着一根拐杖,来到床前,对他说:“我乃上界仙师,念你祖孙四代修行积德,特地拨粮千石,作为你们修路的钱粮,只要你在庙后的一个小岩洞上敲三下,自会流出白米来。”

      第二天,老人的曾孙醒来,照着仙人的指点,来到庙后,见石壁上真有一个小洞,只有铜板大小。他用竹篾丝戳戳石洞,深不见底,随手在洞口敲了三下,只听见洞里发出沙沙的声响,慢慢地流出白花花的米来。一量,不多不少,正好一升。老人的曾孙这一下可快活了,捧着白米回家,还把消息告诉了这一带修路的百姓。大家听了,自然高兴。从此,修路民工不愁吃了。

      过了三年,大会岭宽阔的石板路终于铺成了。从岭脚到岭头四千七百步,步步全是青石砌成,过路行人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路修成了,这岩洞仍旧流米。过路行人经过,若肚饿,只要敲几下,就有一升米流出,大家就叫这岩为流米岩。

      后来,曾孙成亲了,娶来的媳妇蛮漂亮,人也节省,只是有个爱贪小便宜的毛病。她嫌家里每餐烧饭都得去流米岩敲壁取米,太麻烦。她想,若把洞口凿得大一点,米也可以多流点,也好换些衣服穿。她叫老公帮她去凿洞,真是十个男人九个怕老婆,这男的拗不过,拿来一根铁钎,双双来到流米岩。两人凿呀,凿呀,忽听得洞里朴楞楞一阵响,钻出两只金鸡,飞了。

      从此,流米岩再也不流米了。直到如今,大会岭脚一带还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

      大会有一宝,只养哥来不养嫂。

      不怕千人吃,只怕嫂嫂心不好。

      “红枫有情经霜老,古道无人独自芳。”光阴荏苒,岁月如梭。随着山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连接山外的世界已由各种交通工具所代替。红枫依旧在秋天里灿烂如花,古道却鲜有山民来往了,飘落的枫叶堆积山道,诉说着一种历尽沧桑的宁静。

      曾几何时,古道上重又热闹起来,这里成了久居闹市的都市人放松心情的天地。城里人经过文成,无不被那深秋的一抹亮丽红色所吸引。为着远离那一片城市的喧嚣,远离生活所赋予的种种艰辛与苦涩,结伴来到山岭上,赏红枫,走古道,寻找一份来自大自然的安详和宁静,让全身心感受融入天籁的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