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故里 >> 地区文化 >> 正文

人文之泉从南田汩汩流出

    编辑:丁涌泉     来源:张声和       加入时间:2009/03/25 17:06:44     浏览:

  •   前年,我陪同北京的几位文史学者到文成南田考察,当他们还没有真正进入景区时,就被公路一侧清澈的溪水吸引住了,一位教授朋友拿着相机拍个不停,兴奋地说,我真想带走这里的一条清泉啊!而当他们对南田的刘基庙、古村落、古宗祠、古戏台进行深入地了解之后,这位教授认真地对我说,此地不仅有独特生态的资源,更有人文之泉从这里汩汩流出。

      “人文之泉从这里汩汩流出。”这个评价是多么富于诗意,也多么有深度。但我觉得对于南田这个风光和人文之域来说,不是溢美之辞。笔者曾经任职于旅游部门和政协文史部门,每次到这里总有一些新的发现,新的获取,新的感动,而这些新感受,就是从大山之中流出的延绵不断的文脉所引发的。

      记得去年春天,我和建筑师舒立先生又一次踏青在文成古镇南田,拜访了黄埔军校第22期的老校友刘允宽先生。可就是那一次拜访,让我们在刘基故里沉钩了一段旧事:六十多年前抗战的艰苦卓绝的日子里,这里演绎了一段鲜为人知“流亡联高”的故事。这个联高是由当时省城最有名的七所高级中学联合组建起来的,是浙江境内最好的学校。当年有一句顺口溜:西南有流亡大学,浙南有流亡联高。这个战时的联高,在文成山区丢下了一串串故事、一段段文史。当我将这段文史于抗战胜利纪念日在《温州日报》上披露之后,收到了好多信件和接到好多电话,他们都是联高的老校友,他们说自己对那里的回忆太多了。南田是文成财富,联高是南田的财富。

      六十多年前曾经在这里就读联高的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去年世界温州人大会期间接受我的采访,他说,当时我们在南田读书的一个班级就出了四位院士,而杭高的院士墙上的四十多位院士,有好多就是出自南田。另外,当时国内诸多学者都在南田任过教,崔东伯、王季思、钱南扬、王溟鸿等这样的国内知名教授都在南田生活过,浙江图书馆也曾经流亡在南田。陈教授说,这里的故事多着啊,当年在这里学习生活过的人都已经80多岁了,他们在台湾、在香港,有的还远在美国等地,也时时想念着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有他们的青春岁月,南田的小溪、小桥、古屋、古树都还在他们的记忆里。现在,他们还用同学会会刊的名义,印出了珍贵的老照片和回忆的文章,记录了南田的日子。那时候,同学们自己组织的篮球队、军乐队、剧社、诗社激活了山区的空气,件件轶闻印记在了南田的土地上。陈教授说,当我回到温州时,就想到南田去,近年来我在研究古建筑,对南田的古民居也情有独钟。

      刘允宽老人是南田的活字典,也是联高的学生,他很形象地说,当你用脚在南田镇的山地上踩一下,就会渗出一段人文故事来。老人向我展示了自己珍藏的书信、刊物和照片,他把自己六十年前佩戴过的校徽,更当作文物来对待。老人说,人们只知道南田有刘基这个人物,还是远远不够的,刘基的文化,刘基家族的文化,还有联高的文化,将会让南田这个小镇成为山区文化旅游的重镇。

      风光与人文并重,这是文成旅游资源的厚重。旅游审美对象分为自然景观美和人文景观美,随着社会的旅游群体的文化素质的提高,人们眼中更加注重了地方的人文。人文景观美,涵含着人类文明成就和历史遗存,是社会美和艺术美的有机结合,是真、善、美的统一。文成南田山区的旮旯里,就为我们后人遗留了大量的人文景观资源。保护挖掘和培育这些人文资源,会为我们产生资源效应,带来财富。

      那天我从南田镇上出来,看到镇上四棵并排耸立的古树,很像南田镇上人文资源旅游的形象大使。我感慨地对南田的朋友说,南田还是南田,不要有建设性的破坏,要努力保存旧遗迹啊。旅游者到这里不是看你们的新农村建设成果的,而是要看从这里汩汩流出的人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