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故里 >> 地区名人 >> 正文

伯温后人说藏书——记文成公刘伯温20世裔孙刘显佑

    编辑:丁涌泉     来源:刘基研究所       加入时间:2009/03/04 13:42:31     浏览:

  •   广场路3幢4单元的刘家,古朴幽雅。刘家书房“望月楼”,书籍满架,檀香袅袅。男主人刘显佑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亏了藏书,才能完成几十年的心愿。”这是一位藏书者的肺腑之言。面对记者,刘显佑讲述了他一生的藏书故事。
    一、恋上书香
      刘显佑出生于文成南田世代书香之家,是文成公刘伯温20世裔孙,大堂哥刘耀东是近代著名的藏书家、书法家。在刘显佑的记忆里,家里藏有各种珍本、善本以及上万册古籍。家学渊源,耳濡目染,刘显佑儿时就恋上书画、篆刻。七八岁时,他在大哥的书房里,看到书上有自己喜欢的印章,就将其剪下来,后来被大哥发现,免不了挨一顿骂。不过,从此以后,大哥经常送书给他黄秋,教他写字刻印。刘显佑收存的《黄秋盦印谱》,发行时间是道光壬寅秋八月,也就是公元18428月,是早年西冷印社的手拓本。刘显佑说,“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 
        二、辛苦淘书
      前些年,刘显佑为《刘伯温全传》、《明国师刘伯温翊运占卦学》等书的出版配照片。他四处寻找《南田山志》一书,因年岁已久,所藏之书缺二卷,是个残本,曾千万寻求而未得。收集书籍可是一件相当辛苦的活,有句行话为:搬不完的绍兴,填不满的上海,最能收到书的仍是浙江。从青天、瑞安、温州一直到省里,他都找不到所缺《南田山志》。后来终于在当地农村打听到一位叫刘则宽的老人有手抄本,但老人已经去世。又几经周折,所缺的才全部补齐。对刘显佑来说,踏破铁鞋的种种苦楚,在觅得珍贵版本书的喜悦面前,是微不足道的。 
       乐于用书
      1978年,刘显佑在杭州,发现一本香港海鸥摄影学会的书,被上面的艺术照深深吸引。他一口气买下20多本,带回瑞安,分发给一些摄影爱好者,大家看后大为感叹,原来照片可以拍得那么好!之后,一群喜爱摄影的人在他的组织下成立了瑞安科普摄影协会——这是全国最早的县级摄影协会组织。1985年,刘显佑从杭州带来两本刘伯温的专集和各地海外华人集资的3000多美金。他想,若能在故乡南田建一座图书馆,收藏古籍,购置新著,既方便群众又利于研究。他的提议与当地父老乡亲一拍即合,建立伯温图书馆成为大家共同的心愿。不久,靠社会力量建起的乡镇图书馆开馆了,同时发行《伯温图书馆纪念册》。这些,用刘显佑自己的话说就是:“好事流芳千古,良书播种九洲”。 
        四、无限惜书
      采访中,看到《百丈漈水利发电厂志》等图书杂志被刘显佑像宝贝一样珍藏着。1989年,文成县开发百丈漈风景旅游资源,准备拍摄照片,汇总资料申报,热心的刘显佑正月初二就跑到文成。当时因建了水电站,百丈漈瀑布断流。当时村民知道后,纷纷表示将田里的水放下来,来个“人工瀑布”。只见炮仗一响,哗哗哗——192米高的瀑布如白练飞泄而下!刘显佑立即用照相机拍下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参天古木,巍岩嶙峋,瀑布层叠……照片被许多图书杂志发表后,被遗忘在岁月里的百丈漈顷刻间苏醒。如今,这几期开发百丈漈的杂志和图书,已被刘显佑珍藏了几十年。在他的书橱里,还珍藏着百多本刊有他的作品的图书和杂志。
      恋书、淘书、用书、惜书,刘显佑是大家公认的知书人。因为喜爱毛主席的书法,刘老常为一页纸而买一本书,一位学生知道后,专门为刘老师寄来了《毛主席手书》。去年12月22日,著名报人赵超构的小女儿赵刘芭特地给他寄来一套六大本的《赵超构文集》,里面珍藏赵超构本人的《延安一月》等文章,以及《新民业务》悼念他的特稿。外甥飘洋过海寄来《李北海定风碑墨榻》等罕见的书,相传此书是叶法善摄北海之魂写的,得到此书的人能避邪避灾,虽说传说荒诞,然韵味悠长。
      仔细端详“望月楼”,一股经过历史积淀的书香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