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论著 >> 新书推荐 >> 正文

《刘基寓言研究》:一部出色的学术著作

    编辑:鲍延毅     来源:(枣庄师范专科学校中...       加入时间:2005/07/25 21:11:06     浏览:

  •   有明以来,研究刘基生平、思想及著作者,代不乏人;新时期以来,随着学术研究的空前繁荣,刘基研究也愈益深入和盛况空前:80年代即成立了刘基研究会,不止一次地举行学术研讨活动;相关论文的发表不下百数;其主要寓言集《郁离子》的选注(或选译)本,已有三、四种之多;最近几年,随着第一部《刘基评传》(周群著)的出版,张秉政、赵家新先生的专著《刘基寓言研究》也相继问世(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12)。
       《刘基寓言研究》读后,给我的第一个感受是选题新颖、巧妙和富于开创性。
        张、赵二先生,所以确定这样一个研究题目,笔者以为,完全是出于其敏锐的学术触觉、广阔的学术视野以及对研究对象的总体把握。刘基著作中,最富有文学成就的是他的寓言。寓言创作实绩,使他成为“先秦以后最有成就的寓言作家之一。他的寓言不仅数量多,而且能自出机杼,在先秦唐宋作者已多方开拓、难乎为继的情况下,能够创造出自己的思想和艺术风格”(陈蒲清《中国古代寓言史》);另,他的寓言,主要集中在元末退居家乡所写寓言专集《郁离子》中(此外,还有问对类寓言《卖柑者言》、诗体寓言《二鬼》、《雉子班》等),它“系统地反映了作者的政治、经济、文化、伦理观点”(引文同上)。由他的寓言入手进行研究,不独易于将其文学方面的成就加以定位、评价,而且,通过禀经酌纬地对寓言作品的具体剖析,也易于将其政治、经济、文化、伦理等方面的思想观点与相关建树阐发得清楚。故读此著,犹随“渔人”由“山”之“小口”初入“桃花源”,给人的突出印象是,豁然开朗而又一切井然。
        其次,学术性强,在刘基(特别是其寓言)研究上,有许多新的突破。
       “两位作者都是学养甚深的学者,自80年代开始,他们就对《郁离子》进行了有计划的系列研究,发表了颇富学术见地的论文,其中一些篇目发表在国际性交流学术期刊《中国文化研究》等刊物上,一些篇什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在寓言领域得到行家的好评。《刘基寓言研究》一书,便是在系列研究的基础上对刘基寓言的思想内容、艺术特征、审美特征、叙述类型及刘基寓言对先秦寓言的继承和发展,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周群《〈刘基寓言研究〉序》)唯其如此,所以此著在刘基(特别是其寓言)研究上,便有了不少新的突破。
        比如,一般的刘基寓言研究论著,在谈到《郁离子》贯穿始终的人物形象“郁离子”时,多是泛泛指出,他“有时是故事的主人公,有时是故事的评论者”,而张、赵二位却以美国文艺理论家韦恩·布斯的有关叙述类型的理论,分别从“戏剧化与非戏剧化的叙述者”、“受限制的和不受限制的叙述者”,“可信的与不可信的叙述者”以及“郁离子和刘基”等四个方面,来进行探讨、分析,发人之所未发,言人之所未言,既有学术价值,又具理论意义。又如,为了从文学方面弄清楚刘基寓言对先秦寓言的发展,此著又分别从“依附性和本体性”、“普遍性和针对性”、“雄辩性和情感性”等方面,进行考察、比较,从而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同时也增进了人们对于寓言本质的认识。其他方面,如刘基寓言的艺术特征、审美特征等等,研究上也都有新的突破、新的创获。
        其三,结合有关论述,向读者介绍了许多刘基寓言的精品,并提供了相关的材料,因而,此著也是一部雅俗共赏、信息量大的著作。
        刘基在中国寓言发展史上,同庄子、韩非子、柳宗元、苏轼一样,也是位大师级的寓言作家,或许因为他这方面的建树被其辉煌的政治、军事业绩所掩盖的原故,其寓言作品除《卖柑者言》(曾被选入《古文观止》、中学语文教材)、《赵人乞猫》(恢复高考后,曾被用为试题)等一、二篇尚为人们所知外,绝大多数寓言作品就少有人知道了。此种状况,在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提倡读好书的今天,便愈加地显得不协调。《刘基寓言研究》则在作理论研究的同时,往往结合其寓言佳作的分析而进行,此举对于一般读者来说,无异于又打开了一个寓言鉴赏的窗口,使他们在领会这些佳作的深刻寓意的同时,也感受到它们的“意象美”、“理性美”、“情感美”等等。
        同时这部著作还给读者提供了相当丰富可贵的材料,换言之,即它含有可观的信息量。著名学者傅璇琮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对此种作法,曾给以高度评价:“我觉得,对于新世纪学术来说,信息将是促进发展、提供品位的重要因素,谁在这方面作得富有成效,谁就将居于先进者之列。”(《中华读书报》2000.7.9)《刘基寓言研究》中,这方面的例子亦不少,比如,为说明《郁离子》的叙述方式,专列了一个详细图表;在说明《郁离子》寓言形象丰富性时,它专意指出,这部寓言专著,“写了历史、神话人物180个左右,动物170种之多,植物80种之多”;在言其“形象的独特性”与“形象的系列性”方面,也都作了十分具体的说明与交待。又,全书之末,还收入了《明史·刘基传》、明吴从善《郁离子·序》等有关刘基生平的四项史料作为“附录”。这些资料对一般读者和对专门从事刘基或中国寓言文学的研究者来说,都提供了应有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