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史迹 >> 刘基传记 >> 正文

刘基一生谜团串解

    编辑:高永聚     来源:中国青田网       加入时间:2011/12/25 08:07:29     浏览:

  •  

          刘基生于1311年辛亥6月15日,卒于1375年乙卯4月16日,享年65岁,一生出处行藏,存在许多谜团,或鲜为人知,或评说未解。兹就管窥所及,按编年串解,以就正于方家。编年分为7节:

      1、引子,1311—1315(1—5岁),计5年。

      2、基础积累期,1316—1323(6—13岁),计8年。

      3、奋发进取期,1324—1335(14—25岁),计12年。

      4、彷徨求索期,1336—1347(26—37岁),计12年。

      5、批判决裂期,1348—1359(38—49岁),计12年。

      6、大展鸿图期,1360—1367(50—57岁),计8年。

      7、负屈而终期,1368—1375(58—65岁),计8年。

      2—7的6期里,有3期皆为8年,共24年;有3期皆为12年,共36年,合计60年,加上引子5年,正合65之数,谨依次解密如下。

      一、引  子

      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后世遂称500年为“间气”,刘基这样杰出,史书就冠以“间气伟人”的称号。孟子的话,偏于唯心,古时虽有“五运六气”之说,把它完全肯定下来也是不科学的。作为“三不朽”的“间气伟人”,我认为刘基智商为什么这样高,并不单是山川灵秀钟毓的缘故,其决定因素在于优生,请看史实:

      1、祖辈远缘联姻:刘家上代从陕西鄜延迁来浙江,自曾祖之后,婚配都隔数千里,具有极佳的优生条件。大家知道,巴西有个美人村,婚规为“非千里不娶,非千里不嫁”,秀外慧中,实属必然。

      2、远缘强强联姻:有据可查,刘基祖父、元朝太学上舍刘庭槐之妻梁氏为丽水望族,生子刘爚,10岁便有神童之誉。刘爚妻富氏,为北宋名相富弼之后,富弼孙富直清、富直亮迁回原籍南田,一相一帅岂非强强联姻。

      由此可见,刘基之所以名垂青史,关键在于优生优育。当然“运”与“气”也有其巧合的偶然性。其父处于元朝废科举年代,断了仕途之念。到刘基出世,科举恢复,考中了进士,一生命运因此改变,而迥异于乃父。

      之所以称这时期为“引子”,意为从优生引向优育也。  

      二、基础积累的8年

      6岁了,早熟的刘基肯定得到各方面良好的启蒙教育。

      一、饱读诗书。出身王侯门第,书香人家,有望仕进的子弟,四书五经是少不了的。

      二、家风传承:

      1、刘基其先11世至7世祖的辉煌业绩,七世祖刘光世的王侯地位与抗金功勋,必然代代流传。

      2、6世祖迁丽水小山村,政治上已下降为平民,5世祖刘集迁南田,必须重置田园房产,曾祖行善,名标青史。

      3、读书明理人家,重新置业,长辈必躬率子弟参与各种辅助劳动,甚至成为主劳力。“儿童不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这时期是刘基参加农事活动的主要日子,游学或仕宦在外是不可能。有些诗文清楚地证明,如果没有深刻的劳动实践,是写不出那样真切生动的体验来的。

      童年的综合优育与优生相结合,奠定了刘基一生的立身基础,也是研究刘基“民本思想”的前提与出发点,这8年对刘基的基础积累是非常重要的。

      三、奋发进取12年

      14岁入郡庠。17岁石门书院建成,老师郑复初在县令曹用陪同下到石门洞考察,安置刘基回石门书院研习举子业。22岁中举,23岁中进士,丁忧3年至35岁,这12年刘基学业大进,踏上了仕进的通道,意气风发,认为从此可以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了。

      古代科考,四书五经是必试基础课程。就中《春秋》经更是录取标准中最被看重的一门。治国平天下是仕宦者以史为镜的首要课题,如果说《大学》“修齐治平”之理,只是个人修养工夫的话,那么《春秋》则是实实在在经世致用的治平之道,而放在科考的首位。这门学问对于青年来说,恰恰是缺乏实践体验的最薄弱一环,刘基著《明经》应作于此时。许多学者将写作年代系于刘基中年之后缺乏有力根据,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在《明经》中充满了唯心思想。《春秋》中多处提到:“善恶之事作于下,灾祥之应见于上”,“天灾流行必不于有道之国”……虽是以春秋笔法,由上天向统治君主儆,但与刘基中年所作《天说》有悖。《天说》起句开宗明义便是“天不能降祸福于人”。同时期的《雷说》也认为“雷电非鬼神所为”,凡此种种,《明经》应作于早期无疑。一个人的思想要通过整体发展进行考察。如果刘基已确立了天无意志,鬼神也不存在的思想认识之后,再去写《明经》,这不合一个刻意追求真理的人所持的立场。这12年的最大谜团即在于此。

      再一点,说刘基中的是元统元年余阙榜进士,有误。刘基中的是至顺癸酉李齐榜,顺帝改元元统是癸酉十月,与春闱、秋闱都不相干。余阙中状元为27岁(1303年生),在元顺帝至顺庚午亦即1330年夺魁。而刘基与两位青田同科举人叶岘、徐祖德,又在全国50名汉人名额中同时考取进士,时年23岁,也不枉少年得志,夙愿得偿了。 

      四、彷徨求索12年

      1336年刘基就任高安县丞,为新昌州命案纠错得罪豪右而去职,历时5年,心情恶劣,赋诗自白:“我昔筮仕筠阳初,官事窘束情事疏,风尘奔走仅五稔,满怀荆棘无人锄。”后调省椽,与同僚不合而卸官,踌躇满志的刘基第一次受到严重挫折。但不甘寂寞,到处奔走,上访京师难觅一官半职。此间曾在丹徒蛟溪书屋授徒,施耐庵则在江阴祝家塘任教,两大文豪,相去咫尺,竟无半文片纸交往以传世。如果真是同榜,决不会声气不通。施被张士诚罗致,张败,刘基有过平江、过梁山诗,隐晦不彰,无从猜测。只是常州一带传说刘基防御张士诚与后来攻张的故事,证明他在这段时间里,确曾在丹徒镇江等地逗留过,其心情是彷徨不安的,其行动则近于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附论:这12年经常家居,农事类《多能鄙事》12卷应作于这一期间,此前求学应试、仕宦,不可能分心撰写“日常器用”之书,后半生也决无心情著录此等琐事。

      此书有人认为粗鄙,乃伪托刘基之作,其实不然。综观全书所录,皆切民生日用,正说明刘基关切民瘼,实实在在为下层民众造福,是民本思想的闪光体现,比之他人“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理想更为踏实和亲切。

      嘉靖19年(1540年)青田训导吴法曾对此书作过评论,不久,河南右参政,吴郡、范惟一版刻此书,作序论之较详,应是刘基原著无疑。

      五、批判决裂12年

      刘基仕元分两个阶段,经历了三起三落。第一次起自1336年至1340年辞官,彷徨求索,赋闲至1347共12年;第二次1348年起为浙江儒学副提举,至1353年羁管绍兴三年;第三次起为处州分府都事,至1357年退隐。第五期1348—1359也是12年,这期间,刘基的思想倾向,主要特征是对元朝的全面批判,最后则是彻底决裂,仕途无望,理想破灭,人生陷入了绝境。但也就是因为政治上遭受巨大的挫折,才成就了他在文学上的巨大成功。满腔悲愤发而为诗,发而为文,矛头直指腐朽的元政,声声含泪,字字泣血,诗文如涌如潮,义薄云天,铸造了他在文学史上的不朽地位。从《写情集》、《唱和集》、《覆瓿集》到《郁离子》……所有的批判文章与诗词都作于这一时期。所以这12年是刘基思想升华的闪光点,也是人生命运的转折点。具体情节,顺叙如下:

      一、复出4年,1348—1352,初任儒学副提举,继任浙东元帅府都事,官职不大,却让他有参与戎机、发挥军事才能的机会。尤其是4年间连生刘琏、刘璟两位宁馨儿,重上仕途和中年得子,可谓双喜临门。因为元配富氏不育,十几年后娶了二夫人陈氏,才连举两胎,这又是远缘结卺,强强联姻的结果。陈氏世无知者,据考:她名陈水英,青田陈宅人,祖上陈襄为北宋名宦,举荐司马光、苏轼兄弟、程颐兄弟、张载等33人,被神宗誉为“33人半台辅”。其次子入赘青田,徙居方墺,置田买产,人称陈宅,久而久之,方墺村成了陈宅村,至今代有名人。山村自卫,习武成风,陈水英有豪气,且是官宦书家名媛,文武兼备。富氏不育,无后为大,刘家急于置立二房,陈氏就成了文弱书生刘基的最佳人选。陈姓宿儒陈国柱也被延为两子的西席,刘基故事在陈宅迭出,至今流传不衰。

      二、《二鬼》诗系年聚讼纷纭,经考,该诗借神话讽谕元朝兴衰,立意明确。

      1、前半段写元初全盛时期的情况,强大而美好。在羁管期间,另一组诗《感时述事》10首的描写中,就有“圜府朽贯线,太仓积陈红”句,俨如杜甫“忆昔开元全盛日”。《二鬼》开头则为“忆昔盘古初开天地时”。考辨者几乎全都没有注意到这前大半部隐括了元初臻于郅治的闪烁之词。

      2、“忽然宇宙变差异”,从这里开始写元末战乱蜂起,国力式微。“天帝”是元朝政权的代词,后半部则指元顺帝。系年明初者谓喻朱元璋,如入明后写《二鬼》,除非刘基昏了头,否则是不会自寻死路的。

      3、刘基剿灭方国珍有功,反遭处分,悲愤至极,发为《二鬼》诗“鼋鼍上山作窟穴”明指方国珍起海上,“天帝左右无扶持”明指元顺帝,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样的政权存亡大事,怎可移置入明之后呢!

      4、《二鬼》诗中韩山子即韩克铭。刘基“为韩克铭题《石鼎联句图》”诗中,写韩克铭往来于他和宋濂之间,发出不平之语:“嗟哉二子尔曷冤,如井谷鲋当化鲲”。韩克铭自称轩辕道士,刘诗云“轩辕道士轩辕孙”,“羡君轩辕之后昆”,方外人故呼之为“韩山子”。缙云仙都有黄帝祠,有鼎湖峰,从“轩辕”和“石鼎联句图”可知韩为缙云人,距浦江、绍兴不远,《二鬼》中才有“忽闻韩山子,往来说因依”句。

      5、《二鬼》诗很多句子与《为韩克铭题“石鼎联句图”》如出一辙,后者45句315字,初交时替韩题诗,应在羁管次年见面时作。《二鬼》字数为后者的4倍,泄忿之彻底,措辞之激烈,远过题画诗。况结句有“自可等到天帝息怒解猜惑,依旧天上作伴同游戏”句,或就近感到方国珍有复叛端倪。1355年冬,方复叛,刘基才被撤销处分,这就是我将《二鬼》系于1355冬的原因。

      6、《二鬼》虽属神话,说的却是治国之道。王夫子评刘基诗重“思理”,因此,读懂《二鬼》,余诗便易掌握。称《二鬼》为开启“刘诗”之门的钥匙,应不为过。

      三、《郁离子》集批判之大成,是刘基与元朝彻底决裂的宣言。它把刘基从羁管以来所有诗文的批判,进行全面概括与深化。可以这样说《二鬼》诗是刘基以诗歌作为批判武器的代表。为韩克铭题画,又是《二鬼》的雏形。他如《赠周宗道64韵》、《感怀》31首,《感事述事》10首,以至于词集和《卖柑者言》等所有批判性的诗文,全都融入了《郁离子》,而成为刘基的不朽杰作。可以说,没有这12年的批判,就没有刘基的“立言”,“三不朽”就因三缺一而不立,不存在了。 

     

      六、大展宏图8年

      一、《时务十八策》之谜。1360年刘基出山,立向朱元璋进呈《时务十八策》,朱大熹,自此,倚刘基如腹心,随侍左右。十八策也因朱元璋留中不发而成了千古谜团。

      朱元璋为什么“留中不发”?因为刘基综析天下大势,至精至当,切合朱元璋战略思维。他怕将来帝业有成,一如十八策所言,刘基威望将如诸葛亮超过刘备一样会超过他,所以加以“没收”,刘基实在没有诸葛亮那样交的好运。尽管如此,笔者还是消息其中一二,于1991年写了一篇《拟时务十八策》,年谱作者郝兆矩乍一看,大吃一惊,准备追问出处,细看之下,才知是仿写。他说:“立意与笔法太像刘基了”,其实,拟作本身大体上就来之于刘基,那就是《郁离子》18卷。通过多年琢磨,我认为这18卷就是十八策的底稿或蓝本,按图索骥整理出十八策,只是从寓言上升为政论而已。我在一首茶诗里写道:“茶团一啜谜团解,且向郁离篇底求。”指的就是这两个18。1353年以来,刘基对元朝的大批判终于派上了大用场。

      二、鄱阳湖决战,这是刘基一生功业最精彩的一幕。其中力主决战、诈降、借风纵火,焚粮烧船,火攻破敌,与《三国演义》中描述的赤壁之战何其相似乃尔。罗贯中是个有帝王气象、“有志图王“的人,贾仲明说他于1364年见其面之后,不知其所终,这肯定是他看到1361年鄱阳湖这惊天动地的一役,知道无力与朱元璋、刘基逐鹿而退出江湖,遁迹林泉从事文学创作了。从他众多的著述中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罗贯中写了很多历史小说,全是以群雄纷争帝王之位的演义,贾仲明《续录鬼薄》与王折《稗史汇编》对他志在天下之评非妄。

      2、众多的历史小说以《三国》写得最好,成了举世闻名的中国四大名著“三水金红”之首。而《三国》之精华在赤壁之战,没有这大段,《三国》将大大失色。

      “赤壁之战”为什么写得这么好?关键在于生活源泉。鄱阳湖之战,震惊当世,逐鹿者如罗贯中不会不知,并且比他人更为关注。有了这丰富生动的素材,只须把位置往湖北挪一步,加上作料,便写出天下第一奇书了,谓予不信,谁能把鄱阳战斗另起炉灶写出像赤壁一样的精彩,这即使罗贯中于地下也是无从着笔的。撇开这一节,谁又能把刘基传奇写到《三国》一样的精彩!2006年我和北京电视台首席记者峙冰同志谈了两小时,2007年初,他寄了碟片来,是中央教育台播放的,主持人点评这观点难作定论,在此请刘基研究者再作批评。

      三、“天下第一鱼”的青田鱼灯,是刘基寓教于乐,以数十个军事阵图,通过民间舞蹈,训练民间自卫组织而创。群鱼起舞,闻鼓进击,鸣金收兵,行军布阵,以灯代刀枪,冲杀探哨井井有条,灯彩之辉丽,鼓点之精妙,全国绝无仅有,守土自卫力量也因此加强而不会受朝廷猜忌。“鱼灯”一词初见于刘基羁管期间所作的《古镜词》,有“鱼灯引魂游地府”之句,可见由来已久。后来,被刘基发展为准军事的民间舞蹈,而传承不衰。

      1366年,18岁的刘琏荡平山寇,与鱼灯训练有关。刘基上奏朱元璋,意在替刘琏仕进作引线,想不到遭朱元璋猜忌,1377年刘琏被胡惟庸活活害死。左参政大臣命案,朱元璋充耳不闻,认为除去这父子二人可以高枕无忧,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福兮祸所伏”,这8年刘基功高震主,等待他的命运又将如何?  

      七、负屈而终的8年

      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不仅是勾践“长颈鸟喙”只可“同患难,不可共安乐”,历来大凡下贱志大业,流氓成大器的帝王无不如此。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变本加厉,大开杀戒,尽诛位高权重的功臣,这是“定式惯例”,史书具载。刘基不结党,不营私,权位不高,没有野心,朱元璋抓不到把柄,找不出理由,无从下手,但却极端忌惮刘基才能,不能给子孙留下后患。于是,处心积虑,必欲除之而后快。但史书不载,朱元璋阴险毒辣、狡猾透顶,步步为营,刘基坠入陷井而不自知,朱元璋借刀杀人达到“踏雪无痕”的地步。刘基死前方知,却不置一言,以致史家皆谓元凶为胡惟庸,700年之谜无人能解。但是谚语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是元凶我们还是找到了。

      二、论相设阱,朱元璋两次选相都与刘基讨论,常人眼中均认为刘基无上光荣,殊不知是给刘基树敌。

      第一次论相想借李善长大力迫害刘基,想不到刘基出以公心,朱元璋制造仇隙不成。

      二次论相,杨宪、汪广洋忠厚,没有加害刘基而被杀。胡惟庸迎合帝意,诬陷刘基,朱元璋不调查不审理,莫名其妙地夺了刘基的傣禄,元凶舍朱元璋其谁!胡惟庸为相,刘基叹道:“使吾言不验,天下苍生之福也”,他已有所警觉,而为时已晚,浩叹中透出无可奈何的悔意。

      夺傣之后,刘基率长子入京待罪,17个月不发一言,谁干的,刘基心知肚明,辩有何用!

      病笃,朱元璋遣使护归,诏云:“君子绝交,不出恶言;忠臣去国,不洁其名”,似乎还在打哑谜,实则泄漏了天机,君臣心照不宣,彼此不说而已。

      刘基死后两年,胡惟庸公然指使活活谋杀刘琏,替朱元璋挑了肉中刺,朱已心满意足,左参政高官被害,皇帝竟不追究,还要找什么幕后杀手!

      三、是刘基树敌过多吗?时至今日,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后裔声称,刘基没有什么了不起,树敌过多招致杀身之祸。请问:1、李善长因李彬之死,与刘基有隙,李彬犯贪污罪,御史刘基奏斩,依法而断,这是树敌吗?

      2、朱元璋论相,刘基分析切中要害,为国为民,出以公心,是无知树敌吗?按“树敌论”,莫非要为官应同流合污,至少要明哲保身。此论不经思考,会产生误导。所谓树敌,乃是朱元璋的阴谋,不是刘基的无知妄动,故揭而抨之。

      四、尽杀功臣,根源出自朱元璋的阶级仇恨。朱元璋17岁,一个月中父母、兄侄死于饥饿,没有葬身之地。向地主刘德乞地被拒,父子为刘德做牛做马,落得如此下场。仇恨种子深埋心底,几十年后做了皇帝才复仇,这是朱元璋的过人之处。功臣是新兴地主,会影响朱家江山,必欲“除恶务尽”。明朝官吏傣禄低,治贪苛,根亦在此。

      刘基绝世聪明却逃不出文化不高的朱元璋之手。还是陈立夫先生说得好:“邦有道,其言足以兴;邦无道,其默足以容。惜手刘公之不能尽其默也”(1934年为王馨一《刘基年谱》题词)!相比之下,此语比“树敌论”者高明多多。刘基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四、刘基三夫人章氏系朱元璋所赐,育有二女,刘基在世尚幼。死后,二女出嫁史书不载,今见于青田地方史料,两女均嫁北山人。长适唐僖宗朝的中书令吴畦16世孙吴彪(国子监太学博士),次女待考。

      刘基的一生很辉煌,也很悲凉,王学泰先生著文谓之为悲剧人生,一点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