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史迹 >> 刘基传记 >> 正文

南阳诸葛亮 南田刘伯温(下)

    编辑:陈依     来源:中国刘基网       加入时间:2010/09/26 21:00:08     浏览:

  • 《三国演义》第五十回:
      玄德在荆州整顿军马,闻孙权合淝兵败,已回南徐,与孔明商议。孔明曰:“亮夜观星象,见西北有星坠地,必应折上皇族。”正言之间,忽有人报:“公子刘琦病亡。”
    玄德,孔明自云长来取长沙,随后催促人马,正行之间,青旗倒卷,一鸦自北南飞,连叫三声而去。玄德曰:“此应何祸福?”孔明就马上袖占一课,曰:“长沙已得,又主得一大将,午后定见分晓。”言毕,看看午末,见一小校飞报前来,报说:“关将军已得长沙,降将黄忠、魏延。专等主公。”玄德大喜。
    第六十三回
      孔明正在荆州,时当七夕,大会众宣夜宴,共说收川之事。只见正西一星,其大如斗,从天坠下,流光西散。孔明失惊,掷杯在地,掩面大哭曰:“哀哉!痛哉!”众官慌问其故。孔明曰:“吾前者算今年罡星在西方,不利于军师。天狗犯于吾军,太白临于雒城,已拜书于主公,教谨防之。谁想今夕西方星坠,庞士元命必休矣!”言罢,大哭曰:“今吾主丧一臂矣!”众官皆惊,未信其言。孔明曰:“数日之内,必有消息。”众官皆惊。孔明视之,乃于本年七月初七日,宠军师被张任在落凤坡前箭射身故。
    第七十七回
      天晚,玄德自觉浑身肉颤,睡卧不安;起坐内室,秉烛看书,觉神思昏迷,伏几而卧;就室中起一阵冷风,灯灭复明,抬头见一人立于灯下,玄德问曰:“汝是何人,夤夜至吾内室?”其人不答。问之三次,皆不应。玄德疑怪,自起视之,乃是关公,于灯影下往来躲避。玄德曰:“兄弟别来无恙?夜深至此,必有大故,吾与汝义同骨肉,因何回避?”关公泣而告曰:“愿兄起兵,当雪弟恨!”言讫,冷风骤起,关公不见。玄德忽然惊觉,乃是一梦,时正三鼓。玄德大疑,急出前殿,使人请孔明圆梦。孔明曰:“吾夜观天象,见将星已落荆楚之地,预知云长祸巳及矣。”果有人说,东吴,关公殒矣!
      传说刘基曾开看了诸葛亮的墓穴。刘基曰:“诸葛孔明,神机妙算,吾开墓穴,可否有算。”刘基开了墓穴,只见穴内灯乃亮着,但油刚尽。内有一碑写着:刘基刘基,开我坟墓,实在无理,罚油三缸,不得赖皮。
      刘基和诸葛亮被神化成“未卜先知”的预言家,也不无原因,这是因为他们都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天文学家和地理学家。作战时,能运筹帷幄,往往料事如神。
    但是后人对刘基的传说更多、更神。
     《剪烛丛编》中有如下记载:高皇帝建都金陵,命刘诚意相地,筑前湖为正殿。基业已植桩水中,上嫌其逼,少徙于后,诚意见之,默然。上问之,对曰:“如此亦好,但后不免迁都之举。”时金陵城告完,高皇帝与诚意视之曰:“城高若此,谁能逾之?”诚意曰:“除非燕子能飞入耳!”其意盖为燕王也。高祖又问诚意国祚短长,诚意曰:“国祚悠久,万子万孙方尽。”后泰昌,万历子。天启、崇祯、弘光皆万历孙,果符共谶。
      后世便有人编造了一整套刘伯温未卜先知的迷信故事,这就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刘伯温《烧饼歌》。
     《烧饼歌》开头是这样的:明太祖高皇帝有一日在内殿,适食烧饼一口,忽报军师刘基进见。太祖即将所食烧饼一半,乃以碗覆之,始召基入。行礼毕,帝问曰:“先生深明数理,知碗中是何物也?”基乃探指轮算,对曰:“半似日兮半似月,定是金龙咬一缺,此食物也。”开碗视之,果然是半只烧饼。帝即问天下后世之事若何?基对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帝曰:“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惟有德者能享之,何妨浅略言之。”基对曰:“天机泄漏,臣罪非轻,陛下赐臣不死,方敢冒奏。”帝即赐免死牌,基稽首谢恩毕,奏曰……
    这样的开头,说出子之所以叫《烧饼歌》的缘起,又已用隐语道出了明王朝的结果。明王朝正是到万历皇帝的儿子、万历皇帝的孙子(即“万子万孙”)时灭亡的。
      接着,《烧饼歌》中的刘基,便对明清两朝五百年的历史以隐语一一作了预言。
    例如说:
      大明居一统,移南复北阙。大嫡裔孙是嫡裔,文星高拱日妨西。
      这是预言将来都城要由南京迁北京(元大都),朱元璋长子未及登基而死,朱元璋之后由长孙继位。
    又如:帝曰:“朕今都城筑得坚固,何妨之有?”基对曰:“都城虽坚固,防守严密,似觉无虞,只恐燕子飞入。”
    还有一首诗:此城御驾尽亲征,一院山河永乐平。秃顶人来文墨苑,英雄一半尽不乡。
      这是预言后来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发“靖难”之兵入南京,赶走朱元璋长孙建文帝允烄,自己当了皇帝。“永乐”是朱棣当了皇帝(明成祖)后的国号,“秃顶人”是指朱棣的智囊人物姚广孝(民间称姚秃子),“英雄一半尽还乡”则指尽忠于建文帝朱允烄的诸臣僚尽遭黜斥诛戮。
      刘基这位被神化的预言家,也曾为进步人士用来预言进步事业必成。例如义和团运动时,出现的《刘青田碑文》,预言义和团当兴,曰:庚子之年(指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日照重阴,君非桀纣,奈佐非人。最恨和约,误国殃民。上行下效,民冤不伸。愿忍至今,羽翼洋人,趋炎附势,肆虐同群。逢天曹怒,假手良民,红灯下照,民不迷津,义和明教,不约同心。金重(又作金鼠)漂洋孽,时逢本命官,待当重九日,剪草自除根。
      再如,抗日战争初期,连报纸上也登载了《刘伯温回天碑》出土的消息,曰:古预言家刘伯温回天碑出土,抗战必获胜利。新上海社云:顷据浙东来人谈,邮兴整理炉峰委员会,日前雇石工开广炉峰仙人桥,斧斤之下,在石桥下发现明代刘基预言之回天碑一方。其碑长二尺半,阔一尺半,石刻尚极清晰,察其语意,则为抗战必获最后胜利,勖江浙英杰努力。事虽可异,然碑文殊有深意,盖与今日状况,多符合也。兹录如下“回天碑,起七七,终七七,冀、宁、粤、汉、暗无天日,引胡深入,一鼓歼灭,吴越英杰,努力努力,刘基题。”
      民国二十七年12月5日《申报》。时抗战开始不久,后日军侵华进程颇多相合,尤其“起七七、终七七”竟被言中。日本天皇1945年8月14日宣布无条件投降,该日为夏历七月初七。因之,刘基更被视为神人了。
      由此看来,被神化了的刘基,几百年来竟成了金字招牌,江湖术士乃至反动统治者,打着他的招牌招摇撞骗,进步人士则打着他的招牌激励人们为争取光明而奋斗。当然,这些都是“预言家”刘基自己所预料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