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基史迹 >> 刘基传记 >> 正文

南阳诸葛亮 南田刘伯温(中)

    编辑:陈依     来源:中国刘基网       加入时间:2010/09/26 20:45:53     浏览:

  • 运筹帷幄   初露锋芒
        《三国演义》第三十五回:曹操差夏侯悙引兵十万,杀奔新野。
    玄德曰:“夏侯悙引兵十万到来,何以迎之?”孔明曰:“但恐二弟不肯宾服。如欲亮行,须假剑、印。”玄德即便付之。孔明聚集众将听令。孔明曰:“博望离此九十里,左有一山,名曰豫山;右有一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引一千五百军,往豫山埋伏,只等彼军来到,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焚其粮草。翼德引一千五百军,去安林背后山峪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坡旧屯粮草处,纵火掩之。关平、刘封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到,便可放火。去樊城取回子龙,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把军马迤延退后。主公引一支军马救援。依计而行,勿使有失。”
          天色已晚,浓云密布,又无月色,夜风大起。夏侯悙部军至山峪,树木甚杂,恐火攻欲回马,只听得背后喊声震起,早望着一派火光烧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四面八方甚皆是火。狂风大作,人马自相残踏。死者不计其数。夏侯悙冒烟突火而走,背后子龙赶来,军马拥并,如何退得?
          李典急奔博望坡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一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突路而走。夏侯悙,于禁见粮草车辆着火,便投小路而走。夏侯兰,韩浩来救粮草,正遇张飞。交马数合,只一枪刺夏侯兰于马下,韩浩突路走脱。直杀到天明方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诸葛亮出山第一仗打得如此漂亮,云长、翼德佩服得五体投地。
          据《明史·刘基传》载:陈友谅暗中约张士诚会攻应天,张未应,陈友谅水军十倍,谋东下,势张甚,诸将或议降,或议奔踞钟山,基张口不言。太祖召入内,基奋曰:“降者及奔者,可斩也。”太祖曰:“先生计安出?”基曰:“贼骄矣,待其深入,伏兵邀取之,易耳。天道后举者胜,取威制敌以成王业,在此举矣。”刘基在关键时刻发踪指示,运筹帷握。首先宣示了拼死抗击的决心:“主降及奔者斩”,以稳定军心。其次提出了拒敌政治策略:“倾府库,开至诚”以固士心,鼓舞士气,获取民心。再者提出了抗敌的军事策略;“诱之深入而伏兵取之。”“以逸待劳,何患不克。”在两军军事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刘基提出“以逸待劳”的战略。
          当时,朱元璋军中有陈友谅的故友康茂才,因此,便使康茂才致信陈友谅,佯称为内应,引诱陈友谅由江东桥进攻,以呼喊老康为信号。朱元璋和刘基等人则分兵布阵,冯国胜、常遇春在石灰山旁设伏,徐达驻军南门外,杨璟驻军大胜港,张德胜、朱虎率水师出兵龙江吴外,朱元璋、刘基等人在卢龙山上指挥。
          陈友谅率军东下,到大胜港时,受到杨璟军队的抵抗,后直趋江东桥,当看到是石桥时,情知不妙,连呼老康,无人应答,知已中计,随即率军转向龙湾,这时朱元璋军队以令旗为号,伏兵四起,内外合击,陈友谅全军溃败,又恰逢退潮,战船搁浅,陈兵杀死,淹死无数,陈友谅在纷乱之中乘船逃走。
          出山伊始,刘基即显示出了卓荦的军事才华。
          这是诸葛亮与刘基刚出山时的第一次战事谋划,在战略战术,排兵布阵上可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雄才谋略。
    火烧赤壁   鄱阳火攻
        《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孔明对周瑜说:都督若要东南风时,可于南屏山建筑一台,名曰“七星坛”,……亮于上作用,借三日三夜东南大风,助都督用兵,何如?瑜曰:休道三日三夜,只得一夜大风,大事可成矣。只是事在目前,不可迟缓。孔明曰:“十一月二十日甲子祭风,至二十二日丙寅风息,如何?”周瑜大喜。令黄盖诈降,杀江东名将,晚二更,船上插青龙牙旗为号,献首级降。
          是夜,船到操寨,隔二里水面。黄盖用刀一招,前船一齐发火,火趁风威,风趁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寨,所撞之处,尽皆钉住,隔江炮响,四下火船齐到。但见三江面上,火逐风威,一派通红,漫天彻地。
          是时满江火滚,喊声震地。左边是韩当、蒋钦从赤壁西边杀来,右边是周泰、陈武两军从赤壁东边杀来,正中是周瑜、程普、徐盛、丁奉大队船只都到。火须兵应,兵仗火威。曹军着枪中箭,火焚水溺者不计其数。这是历史上有名的火烧赤壁,大破曹军。
    传说刘基是个深谙阴阳八卦,专事风水占卜,能呼风唤雨,料事如神的奇人。
          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七月,陈友谅重整旗鼓,号称百万大军再度与朱元璋在鄱阳湖发起了一场生死存亡的大决战。战争伊始,两军在鄱阳湖南部康郎山相遇,朱元璋看到陈友谅舟巨樯高,阵势庞大,心中不免惊惧。起初,朱元璋匆促应战,连连失利,正当危险之际,他急忙遣人把留守在金陵的刘基请来坐阵。在这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刘基倾夜不眠,以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始终和朱元璋在同一船上指挥作战。刘基曰:“我军必胜之气,当力敌。”为之壮胆助威。其实刘基熟读兵书,谙熟古代兵法,精于天文气象,地理形势,测准方向,利用陈友谅巨舰首尾相连运转不灵的弱点,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火攻。
          会日脯,大风起东北,乃命敢死士操七舟,实火药芦苇中,纵火焚友谅舟。风烈火炽,烟焰涨天,湖水尽赤。友谅兵大乱,诸将鼓噪乘之,斩首二千余级,焚溺死者无算,友谅气夺。
    大战正酣时,刘基突然指挥朱元璋移军湖口,令常遇春、廖永忠诸将统率水军横截湖面,断其归路。朱文正遣兵于南康、都昌绝其粮道。陈友谅所号称的“百万水军”在一片火海中全面崩溃,他自己也死于乱箭之中。
          这与《三国演义》中的火烧赤壁何其相似,所不同的是赤壁鏖兵仅败曹军部分,而鄱阳湖火攻,陈友谅全军履没,朱元璋20万兵力消灭了陈友谅60万兵力,气势更大,战斗场面更激烈。
          有人说刘基借鉴了《三国演义》火烧赤壁的战术,也有人说罗贯中把刘基谋划的火攻鄱阳湖的战略搬给了诸葛亮。
    被神化的传说   在传说中神化
          刘基和诸葛亮都是一位历史名人,也都是一位被神化了的奇人。奇就奇在他们之间的许多传说,传说他们是“未卜先知”,自“三通”(通天、通地、通人),明“三际”(过去、现在、未来),善观星象的神人。
    书纸与锦囊。
         《行状》载:江州平,上使都督冯胜将兵攻某城,命投方略。公书纸授之,使夜半出兵云:“至某所,见某方青云起,即伏兵。顷有黑云起者,是贼伏也。即衔枚蹑其后,击之,可尽擒也。”众初莫肯信,至夜半,诣所指地。果起云如公言。众以为神,莫敢违,竟拔城擒贼而还。
        《三国演义》第五十四、五十五回:周瑜以刘备丧妻之机,定计将孙权之妹孙尚香让刘备来入赘,企图以美色谋害刘备,夺取荆州。孔明定了三条妙计,对赵云说:“汝保主公员入吴,当领比三个锦囊,内有三条妙计,依次而行,吾当应之。”遇难时依次拆锦囊,果应验。结果是“周郎妙计高天下,陪了夫人又折兵。”
    石屋得书与授《八门遁甲天书》。
          最早记载刘基生平事迹的《行状》如下记载:
    公(刘基)在燕京时间,阅书肆,得天文书一帙,因阅之。翊曰即背诵如流,其人大惊,欲以书授公,公曰:“已在吾胸中矣,无事于书也。”
          但焦竑《玉堂丛语》卷之八《志异》则记载为:
    刘青田读书青田山中,忽见石崖豁开,公亟趋之,闻有呵之者,曰:“此中毒恶,不可入也。”公入不顾。其中别有天日,见石室方丈,周廻皆刻云龙神鬼之文,后壁正中一方,白如莹玉,刻二神人相向手捧金字牌,云:“卯金刀,持石敲。”公喜,引巨石撞裂之,得石函,中藏书四卷,怀出,壁合如故。归读之,不能通其辞。乃多游深山古刹,访求异人,至一山室中,见老道士冯几读书,公知其非凡人也,再拜恳请,道士举手中书,厚二寸许,授公,约旬日能记乃可受教,不然无益也。公一夕记其半,道士叹曰:“大才也。”遂令公出壁中书,道士贤之,笑曰:“此书本十二卷,以应十二月,分上中下,以应三才。此四卷,特其粗者,应人事耳。”乃闭旦讲论,凡七昼夜,遂穷其旨。公拜请益,道士笑曰:“凡天人授受,因材而笃。昔子房、孔明并得其六,予得其信,今子得其四,亦足以澄清浊世矣。”
        《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孔明曰: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八门遁甲天书》,上可以呼风唤雨,役鬼驱神;中可以布阵排兵,安民定国;下可以趋吉避凶,全身远害。
    望云、观星、圆梦、占卜。
        《行状》载:尝游西湖,有异云起西北,光映湖水中,时鲁道原。字文公谅诸同游者皆以为庆云,将分韵赋诗。公独纵饮不顾,乃大言曰:“此天之气也,应在金陵,十年后有王者起其下,我当辅之。”
        《兵退录》开篇后载:太祖征陈友谅,大战于彭蠡湖,伯温同在一舟,忽大呼:“难星过,速更舟。”如其言而更之,未半刻,前舟已为炮所击矣。
        《神道碑》载:一日见日中有黑子,奏曰:“东南当失一大将。”时参军胡琛伐福建果败没,观荧惑守心,群臣皆震惧。
        《神道碑》载:上方欲刑人公请其故,上语公以所梦云云,公曰:“是众字头上有血以土傅之,得土得众之象,计得梦后三曰,当有报至。”上遂停刑,以待如期报海宁,果以城降,上大喜,悉以欲刑之人,俾公纵之。
        (至正二十六年)八月庚戌朔命拓应天地,初建康旧城西北控大江,东近白下门外,距钟山既阔远而旧内在城中,因元南台为宫,稍庳隘。太祖乃命刘基等卜地,定作新宫于钟山之阳,在旧城东白下门之外二里许。故增筑新城,东北尽钟山之趾,延亘周廻凡五十  余里。规制雄壮,尽据山川之胜焉。
          刘基在还应天时,路过建德,正好遇到张士诚入犯,“李文忠时为帅,奋欲击之,公使勿击,曰:‘三日后必走,走而尾之,可尽擒也。’三日,公登城望曰:‘贼走矣。’众见其壁垒旗帜如故,且闻严鼓趋势,莫敢发。公复趣之,至其所,则空壁,所留皆老弱,追而薄之东阳,悉获其众。”